红色经典:用银幕塑造红色记忆

2019-10-24 19:26:33  

特别电影评论家孙宏伟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礼品电影”无疑将成为2019年国庆庆典的主题。与之前以喜剧为主的国庆庆祝活动相比,今年掀起了一股红色旋风,为史上最“纯粹”的国庆庆祝活动开创了先例。继8月和9月的《古田战》、《壮志凌云》、《红星照耀中国》和《胜利时刻》之后,“11”时期的《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和《中国队长》三部进贡电影主题不同,阵容强大,实力雄厚,遍地开花,共同轰动了国庆电影市场。目前,这三部电影仍占各大影院的96%以上,总票房超过56亿元。

近年来,红色电影有越来越多的表现形式,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同时也使红色电影成为新的潮流。

红色经典带你回到过去

一提到银幕上的红色经典,我脑海中自然浮现出很多名字:闪亮的红星、飞虎队、蝙蝠侠张嘎、林雪海元、冰山上的游客、洪湖红卫兵、英雄与女儿……这些红色经典给那个文艺作品极其匮乏的时代的无数观众带来了欢乐和情感,也让红色记忆深深铭刻在中国人的脑海中。

第一批“红色经典”是指“十七年”(1949 -1966)期间创作的一系列电影,用以展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在当时受到广泛欢迎并产生了巨大反响。这一时期的电影一方面书写了辉煌的战争史,另一方面也承担了塑造英雄、宣传革命、鼓舞人民的任务。他们普遍洋溢着乐观向上的精神,充满革命英雄主义的浪漫情怀,同时,他们奠定了鲜明的时代品牌。

在这一时期展示革命历史的电影创作者都是新政权的见证人,所以拍摄这些红色电影时有着真实的个人色彩和强烈的情感投射。《青春之歌》(1959)的原作者、电影编剧杨默在电影中复制了他与林道静同居后逃离婚姻、教学和离婚的个人经历。导演崔伟也将他年轻时的经历融入到林道静后期参与革命的故事中。《林雪海园》中杨子荣的原型实际上是瞿波的战友。《中国儿童》的导演翟强、《赵一曼》的导演沙蒙、《破晓前的黑暗》的导演王平也将自己的个人和生活经历激活到电影中,将自己的经历和情感投射到作品中的人物身上。

红色经典是特定历史背景的产物。它的流行、模式化、高度的集体精神和丰富多彩的艺术形式都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和历史的演变。

新思潮下红色电影的探索与创新

新中国成立以来,红色革命电影经历了两次高潮。除了“十七年”时期,另一个高潮始于20世纪80年代,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期,进入红色电影的“大片”时代。

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思想的解放,反思性思想的兴起,以及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等第五代导演的崛起,电影艺术重获生机,红色革命主题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一与八》(1984)被称为第五代的“第一部作品”,自出版以来一直备受争议。它甚至被批评为“精神污染”的活目标。影片主题新颖,成功塑造了特定战争环境下的“一个”英雄形象,凸显了在特殊情况下遭受不公正待遇的共产主义者王锦(由陶泽鲁饰演)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革命诚信,肯定了“八大”土匪的良知和爱国热情。

1986年,广西电影厂制作了一部大型彩色纪录片《台儿庄之战》。这是大陆第一部正面展示前线英勇抗日的电影。《台儿庄之战》以其新颖的主题、纪实风格、严谨的历史叙述、杰出的人物塑造和丰富多彩的形象而引人入胜。它有史诗般的气势和强烈的视觉冲击。

在甲级国际电影节(柏林电影节)上首次获得金熊奖的《红高粱》(1987)展示了民族精神的崛起和生命意识的极端张扬。导演张艺谋精心再现了小说结构的色彩世界,使画面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震惊了电影业。这部电影上映后,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当时,一张电影票只有几美分,《红高粱》的票贩子价格甚至卖到5元到10元。

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十年,红色电影进入了大片时代。八一电影制片厂在1992年拍摄了革命战争历史大片《世界末日》,直到1998年它最终完成了三部曲《大转弯》(Big Turn)和《大进军》(Big March)。它为新中国贡献了一部壮丽的“银幕上的解放战争史”,创造了一个有300多万人参与的世界奇观,连续观看时间为38小时18分钟。这一系列红色电影结合了史诗和纪录片的特点,将许多领导人和军事将领搬上了银幕,填补了中国战争大片的空白,并在中国电影史上写下了大量的作品。

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