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使的祖国情怀——北京日报国庆特别策划

2019-10-23 11:54:17  

国外看到的五星红旗更加生动

前中国驻马来西亚、韩国和日本大使程永华

自从1973年作为第一批来自新中国的留学生来到日本,我已经在日本学习和工作了30多年。从一个对东京街头交通非常好奇的国际学生到一个代表国家形象、捍卫国家利益的驻外大使,我既是国家进步的见证人,也是国家发展的受益者。

1978年,当时的邓小平副总理访问日本时,我作为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参加了相关工作。当时,当记者问邓小平同志对乘坐新干线感觉如何时,他说:“它很快,这意味着鼓励人们跑步”和“我们现在真的需要跑步”,我可以理解和理解他当时对加快中国发展的迫切感受。从那以后,中国宣布了改革开放。在短短几十年里,世界目睹了我们的发展成就。201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了日本。中国的高速铁路现已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二,居世界首位。

随着中国越来越接近国际舞台的中心,外交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我们经常向别人提出要求。现在人们向我们寻求帮助,关心中国的国际事务。随着中国的作用日益突出,我们现在必须承担更多的国际义务。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的声音,尤其是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的时候。

我经常告诉人们,我们外交官在国外看到的五星红旗更加生动。我想这可能是由于我们对祖国的自豪感、认同感和归属感。值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祝愿祖国更加繁荣,人民生活幸福。我祝愿每一个中国儿女有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见证变富变强的整个过程

前中国驻伊朗、阿联酋和荷兰大使华力明

总书记习近平在党的第19次代表大会报告中宣布:中华民族迎来了一个从站立、富裕到强大的大跃进。我目睹了整个过程。七十年前,作为一名街头少年,我目睹了上海的解放。70年后,当我步入80岁时,我很幸运地看到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到了我国人民的繁荣和国家的强大。

新中国70年的历程非常不平坦,外交也是如此。1949年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封锁并包围了中国30年。中国外交成功维护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和主权,打破了外部封锁和包围,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时间和空间。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摆脱贫困和落后,经济高速发展。40年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外交努力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创造了和平友好的国际环境。新中国的外交随着共和国的发展而发展。

1963年,我在北京大学完成波斯学业后进入外交部。基辛格1971年秘密访华,恢复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开启了新一轮外交关系。同年8月,伊朗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从那以后,我与伊朗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

从1978年到1983年,我在伊朗大使馆工作,见证了一段中东大国伊朗走向中国的历史。每当我比较两国40年的发展,我总是感到深深的感动。历史对每个国家都是公平的,发展道路的选择也是艰难曲折的。我很高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

值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祖国在成为强大国家的长征中取得新的成功。

伟大的祖国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奇迹。

前中国驻阿联酋和约旦大使刘宝来

约旦高度重视中国的大国地位、在国际舞台上的关键作用及其经济腾飞。中国和约旦于1977年建立外交关系。约旦国王侯赛因于1982年和1983年两次访问中国。这在新中国外交史上是罕见的。当时,作为翻译,我参加了招待会,并与国王谈论了这件事。国王说,这两次访华的主要目的是学习中国的发展经验。他动情地说:“你看,你的祖国在改革开放的短短几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深圳,过去是一个边境小镇,现在是一个交通繁忙的不夜城。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中国的经济腾飞是惊人的!”他说他是来寻找答案的。1995年底,当我成为中国驻约旦大使并向国王递交国书时,他称赞“中国的巨大变化为世界树立了榜样!”

自阿卜杜拉二世国王1999年登基以来,他已经八次访问中国。他说,每次访问中国,他都看到中国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新变化:中国农村日新月异,是约旦值得学习的榜样。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为中国的崛起开辟了正确的道路。国王特别喜欢中国。例如,约旦亚喀巴经济特区的建设受到了中国深圳经济特区的启发。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漫长的历史中,70年只是一瞬间。然而,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奋斗下,我们伟大的祖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奇迹。让我们欢呼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在这个喜庆而重要的时刻,我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来吧,中国的外交!英勇伟大的祖国!

前中国驻中非大使孙海潮

1977年9月,我被Xi外国语学院选中并分配到外交部工作。抵达北京后的第一件事是在天安门广场的“第一面国旗”下拍照。我的心膨胀了。然后我每天去上班,走进外交部大门。我在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下走过,高兴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1978年11月,当我为一个北京交通调查小组做翻译,检查巴黎的交通管制系统时,我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在外国飘扬,感觉非常亲切。1979年,我去了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工作。近两年来,我负责升降大使馆的国旗。每天,我怀着极大的敬意和兴奋,把五星红旗挂在旗杆上,让她在巴黎骄傲地飞翔。我还在中国驻摩洛哥和瑞士大使馆工作了四年,五星红旗一直给我力量。我曾经在中央外事办公室工作了五年。我每天骑自行车穿过天安门广场和新华门,会看到五星红旗在风中飘扬。

在我成为中国驻中非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后,我经历了该国50年来最长、最具破坏性的政变。叛军进入首都之前,美国大使馆已经关闭。联合国和非洲联盟等国际机构撤离了“不必要的人员”。刚果、苏丹和乍得等国纷纷关闭大使馆。中国大使馆前后组织了三次中国人员的撤离。然而,五星红旗总是在“非洲之心”的烈日下飘扬。过渡时期的国家元首庞扎女士两次授予我荣誉。她感谢中国政府的真诚帮助和中国大使馆与全国人民共患难。

我为在一个伟大的时代成为外交官而自豪,并对我的努力感到欣慰。我真诚地喊道:来吧,中国的外交!英勇伟大的祖国!明亮的五星红旗永远飘扬在我心中!

祖国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

前中国驻乌拉圭和委内瑞拉大使王镇

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在战争中,经历了被征服民族的艰辛。我们非常清楚和平与自由的价值。在红旗下长大,我们最清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中国。作为外交战线上的老兵,我们用热血铸就了忠诚,用一生的精力和智慧奉献给祖国、人民和外交事业,播下了友谊,促进了合作,捍卫了国家的利益和尊严。

几十年的沉浮,过去历历在目,如昨日。我第一次出国永久居留是在赤道几内亚,一个非洲国家。当时,独立后不久,尽管琪琪是外交官,我们也过着非常艰苦的生活:市场上没有商品,我们去邻近的喀麦隆买面包;在招待会上,我们开车去乡下买鸡,举行“鸡宴”。在我任职的两年零三个月里,我“摇摆”了五次,每次都发烧40摄氏度。虽然很难,但我们很开心,工作也很努力。

在西班牙,作为翻译,我陪同大使会见萨马兰奇,萨马兰奇后来成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我对委内瑞拉的外交访问中,我与查韦斯总统有着兄弟般的密切关系,目睹了中国与委内瑞拉的友谊,也经历了军事政变的特殊事件。查韦斯总统卸任时,组织了一次3000人的特别会议来纪念我,展示了他与委内瑞拉人民对中国的深厚友谊。

所有这些增强了我的信念,个人是渺小的,我们所取得的每一项成就都与我们祖国的进步密切相关。祖国是我们外交官最强有力的后盾。我们随着祖国的发展而成长。现在青春不再,头发变白了,我们仍在努力工作,奉献。我们的生活平凡但不平凡,丰富多彩,值得注意。我们以忠诚和奉献精神,向党、祖国和人民作出了合格的回答。

我为自己是新中国的外交官而自豪。

前中国驻芬兰、菲律宾和捷克共和国大使马克卿

从1973年被调到芬兰学习到2018年8月卸任驻捷克大使,我花了45年的时间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岗位上体验、参与和见证新中国的外交。我充满了兴奋。

那时,除了大使馆工作人员,芬兰只有一个中国人。难怪我们的一些海外学生总是被误认为“日本人”。在大使馆工作后,我们陪同大使馆领导参加了一些外交活动。我们只是不引人注目的旁观者。

2006年至2009年,我担任驻芬兰大使,并应邀参加所有重要的外交活动。东道国和代表团纷纷发出邀请,希望了解中国。许多人要求与中国合作。讨论的话题不限于双边关系。我们希望听到中国对重大问题的看法和意见。一位长期关注中国发展的芬兰高级官员哀叹,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很少在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从2012年到2013年,我在菲律宾任职期间,南海问题是一场暴风雨,乌云笼罩着这座城市。然而,在短短几年里,我们抓住机会扭转局势,推动南海局势稳定,回到有关各方直接谈判和解决的轨道上来。这充分表明了中国外交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坚定性、处理复杂局势的战略决心和中国的智慧。

以上片段从不同角度反映了70年来中国外交的辉煌成就。作为参与者和见证人,我想真诚地说,我为自己是新中国的外交官而自豪!

我已经70年没变了。

前中国驻奥大使杨程序

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大学生,除了学习,我还做了三件事。首先,在1950年夏天,我参加了一项社会调查,了解贫民窟普通人的生活状况。二是作为学生代表参加教授关于学习社会主义和改革思想的座谈会。三是参与皖北和平土地改革。这三件事影响了我的生活。

我的理解也在加深。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新中国致力于消除旧社会的弊端。永远为穷人着想;希望知识分子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不断探索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在新中国70年的历史中,有成功也有挫折。我的信心从未动摇过。

经过20年的翻译和记者生涯,我于20世纪70年代初进入外交界。1985年,我去了奥地利。奥地利总统基什内尔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返回。我出示证件后,他打破惯例,和我说话。他说,20世纪70年代初,他作为外交部长访问中国时,曾与中国领导人讨论过是否可以避免一场世界大战。出乎意料的是,在1985年访问中国期间,邓小平严肃地告诉他,我们现在就是否可以避免一场世界大战达成了一致。

1989年底,我被调回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世界著名的奥地利莫扎特儿童合唱团为即将离开的外国大使举行了告别音乐会。退休总统基尔希·施莱格尔和我听着孩子们清晰、不成熟和优雅的歌曲。我非常清楚,只有随着祖国的进步和强大,我才能享受这一荣誉。

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

吴思科,前中国驻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大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新中国成立以来,它已经被封锁了很长时间。现在它越来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从未像现在这样好。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四十多年的外交生涯中,我参与了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部分发展,从一个方面见证了中国外交的快速发展。

由于西方殖民主义在近代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压迫,双方长期相对孤立。直到1955年万隆会议之前,周恩来总理与阿拉伯领导人进行了深入交流,开启了中国与阿拉伯甚至非洲国家关系的新篇章。

进入新世纪,中阿合作全面发展,达到新水平。回顾中阿合作的不断发展,我深感有些经验值得永远铭记:第一,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中国坚持尊重中东国家根据本国国情选择的道路,不干涉别国内政,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开展合作,受到广泛欢迎。第二,双方重视并支持彼此的核心利益。多年来,中国坚持不懈地支持阿拉伯国家的正义事业,推动地区热点问题的政治解决。把它描述为承受压力、保持专注、展现能力和魅力并不过分。三是坚持务实合作、互利共赢,这对转型发展中的中国和阿拉伯国家非常重要。第四是尊重文明的多样性,相互交流和学习,这在两个文明古国之间更为珍贵。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更加珍惜中阿战略伙伴关系。这种全面和面向未来的战略伙伴关系可以被视为国与国关系的典范。这种战略合作关系源于中国和阿尔巴尼亚的共同愿望。这不仅符合双方的利益,也有助于共同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我希望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为新起点,与包括阿拉伯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携手共进,为世界各国人民创造双赢的合作和新的辉煌。

我的祖国给了我新的生活。

前中国驻厄瓜多、古巴和阿根廷大使徐贻聪

今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岁生日,也是所有人庆祝的日子。我为中国人感到骄傲,衷心祝愿她永远繁荣昌盛,自豪地站在世界各国中间。

我来自旧中国的农村,是贫苦农民的儿子。在解放战争的过程中,我经历了长达几千公里近三年的抗日战争和“徒步长征”。然而,我的大部分生活都是随着新中国的发展而度过的。我目睹并经历了祖国从被压迫、被欺凌、被屠杀、变得富裕和强大的光荣过程。就我个人而言,我经历了从“乞丐”到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自然感觉好多了,对我的祖国有着深厚而持久的感情。

我于1949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于1973年被批准成为中国共产党正式成员。我伴随着共和国的发展而来,在每个阶段都接受共和国的训练、关怀和照顾。

我记得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古巴首都哈瓦那和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及在此之前的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我曾率领一个代表团作为代办设立大使馆)。当“志愿者进行曲”奏响时,五星红旗升起,一个外国的仪仗队邀请我去检查,当然,每个国庆节,当我在这些国家亲自升起国旗时,我的心总是热血沸腾,泪水禁不住流在脸颊上。是祖国给了我新的生活和崇高的荣誉。所有这些都深深地融入了我的血液,激励着我,激励着我全心全意为国家服务,尽我的职责,尽一切可能为人民和祖国服务。

让我们共同努力,在建设和实现梦想的过程中创造一个更美好、更光明的明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